私人妻子俱乐部   人妻小说 

私人妻子俱乐部


 我点燃一支香烟,缓缓的告诉了他。

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和妻子或许是工作压力,孩子生活学习的因素,这些年来,妻子一直默默的支持我的工作,辛勤的操持着这个家。终于我的工作也稳定了,孩子也上学啦。

  有一日,作为特邀嘉宾,参加了一个外地合作伙伴组织的私人妻子俱乐部的聚会后,我诧异的发现生活可以有另一种方式。这个方式或许违背我们从小熟知的传统的道德、现实的法律法规,但更彰显了人追求幸福的本性。

  它满足了男人虚荣心、占有欲与成功感,也凸显了妻子的自身的爱美、被男人的认同呵护以及你老公不要我,大把男人可以追求我的自信和满足感,甚至适当的醋意更能牢固婚姻与家庭。

  这是个有责任心、自信、勇敢者的游戏,少量适度的参加,如情趣用品一样,可以调剂婚姻质量,增加夫妻情趣,让婚姻今天更加美满。但纯粹为了性刺激的、抱有偷窥等病态的或者其他目的不能也最好别去尝试,轻者搞到妻离子散,重者心理变态阴暗,一生难以正常如行尸走肉一般。

  那天看到妻子和我回到家,在厨房忙碌着准备着我爱吃的饭菜时,我突然发现妻子的背影仍然是恋爱时的那样,纤细的腰身,雪白笔直的长腿依然那么的美丽。

  等吃完晚饭,妻子照例给我泡好一杯茶水,安排好孩子冲完凉准备睡觉,回头见我在盯着她看,半笑半啧的说:「傻看什么啊?不认识我啊?」我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轻轻的把她揽在怀里,让她看我刚下载的一篇夫妻小说。她蜷曲在我怀里,先是惊讶,再就哧笑,随后就是安静的看。我能明显的感受到她在我怀里不时性奋的颤抖……

  最后她不愿看下去了,满面潮红撒娇的要我睡觉。

  或许是文章的刺激,妻子没有往日矜持,激情过后仍抱住我不愿撒手。我轻轻抚开被汗水浸湿沾在她脸庞的一缕长发,观详着妻子,人家说岁月是把杀猪刀,或许在别人眼里是这样,可妻子真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如果仔细看,眼角的确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眼角纹。

  我轻叹了一声,妻子敏感的注意到了,不安的问我:「老公,是不是我做的不好?你没有尽兴啊?」

  我笑道:「不是!非常的舒服,我只是感叹我们有多久没有像今晚这样。」妻小心的打量着我的脸色,疑惑的看着我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  那一夜,我们就这样聊着,从恋爱聊到结婚、生子。从婚姻聊到做爱,从道德聊到俱乐部、三人行、交换伴侣,聊完就做,做完再聊……一直折腾到天亮。

  直到后来我取笑她那夜的诱惑,她红着脸就是不承认,认为是我出差回来,小别胜新婚而已。

  以后的日子里,我们经常探讨着这个话题,并且在她的默许下,逐步开始了尝试到今天和你落实行动。

  小张听完后,沉默了半天,说道:「哥,我明白了……其实你们找到我,只是把我当做你们的玩具……」

  我呵呵的笑道:「做为单男,你能参与到我们夫妻之间,来进行这个游戏。

  首先是我们对你之前在QQ里聊天的一个肯定,你的到来,我们安排你嫂子和你在陪你聊天、陪你游玩除了便于你们之间的沟通,更是对你的一个尊重。所以这种尊重是彼此的,你知道去买些小礼物给你嫂子,虽然价钱不贵,但你起码博得你嫂子对你的好感,消除了陌生感。」

  「尽管你显得有些冒失,但你的恭维任然得到你嫂子的开心。做为单男,只有尊重自己,才会尊重别人妻子。夫妻找单男,不是找玩具,那些吹嘘自己尺寸、时间长短的单男,已经把自己当做玩具,肯定不可以得到夫妻的尊重。」「道理很简单,你的大、时间长能大的过情趣玩具、时间长的过硅胶?更有单男死皮赖脸的哀求一夜鱼水欢,还以为这样做是真诚执着、更是没有尊重自己。

  最可恨的是少数单男幻想着丈夫不济、他肩负拯救天下妻子的重任、偶遇富婆、不但佳人抱怀,还能财色俩收。这样的、唉!让他在意淫的小说去找吧。至于那些变态的只想要照片、视频偷窥意淫、有色心没色胆的单男,心理上病态,不提也罢。」


  看着小张默不作声,我继续说道:「你则让我们感到你是个朋友,其实找到夫妻,从经济上看,吃、住、来回路费比去街头吃个快餐要花费更多,但你得到的是夫妻的热情接待、彼此互相的尊重。或许,之后我们不在联系。但这个经历,是彼此一生都难以忘怀的。」

  小张点了点头。我们一路探讨夫妻与单男的关系,互相都了解了彼此的感受。

  不知不觉,已经走到了半山腰,虽然正值夏末,幽静的山腰吹来的风还是有些寒意。小张体贴的脱去外衣,披在妻的身上,得了,这小子已经完全接替我所有的工作。不过我也乐得当一个旁观者,遥看满城春意。

  小张犹豫的走到我身边,喃喃的开口说道:「哥,我想和嫂子在这里坐坐,你看你……?」

  啥玩意儿?靠!拿我当啥啦?我做了半天的车夫、导游,哦!现在你们情浓意合,嫌我碍事?郁闷啊……

  我只好往旁边能看到他们的地方走了过去,脑子里此时浮起一句不合时宜的京剧歌词:我站在城楼观风景……

  小张楼着妻子坐在一小块平整的草地上,妻子开始时还不停又不失礼貌的躲避着小张的搂抱,到后来不知道小张用什么方法,慢慢的妻子的头依靠到他的肩膀上,虽然看不到小张细微的动作,但借助明媚的月光,还是能看到妻子的长裙不知何时,已经被拉了上来,细白的长腿在月光下更显得白嫩。

  我知道妻子没有了底裤,妻子身体每一次的颤动,很显然是小张不安分的手造成的。多少年前,和妻子恋爱时,僻静公园里的那一幕,今天有再现在眼前。

  我闭上眼睛,依然能看到妻子那种娇羞、妩媚的表情。而此时,这种妩媚娇羞正在被另一个男人欣赏着。此时,我心里泛起了阵阵酸味……城市的喧嚣慢慢退去,我知道期盼的时间就要到来。我故意走的很大声来到他们身边,妻子忙拉起衣服遮掩着露出的半个酥胸,俩腿间春色一览无余。她慌忙的站起来,用手拢了拢头发后,赶紧的躲在我身后,讨好的挽住我的胳膊,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。

  下山的途中,我没有理会妻子的反对,当着小张的面狠狠的摸了下妻子的阴部。我勒你个去!那水流的赶上要救灾啦。

  到了停车场,妻子竟然主动坐到了后排,没有丝毫的犹豫,我晕!

  为了消解刚才的气氛,我又继续介绍着当地的风情。开始时小张还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,没一会,我感到妻子的腿不时猛的顶到我靠背一下。该死的后视镜,在晚上后排啥也看不见,但我心里明白,小张的手没有闲着。

  我闷声不语了,车里除了妻子不时用腿顶到我靠背时的那一瞬颤抖,开始慢慢听得到她压抑着的喘息声。

  回到酒店房间,大家反而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了。小张忙乎着调整空调温度,妻子怯怯的坐在床边,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,我假装正经的喝着茶。

  小张再也忍不住了,他磨磨蹭蹭的坐到我旁边的沙发上,讨好般的往我杯子里续水。哼哼!现在知道我的存在啦?!

  原本想继续作弄小张一会儿,但看看表,已经近零点了,于是我走到妻子旁边,拿起遥控器将音量稍微调的小声点,对妻子说道:「我们冲凉准备休息吧,好吗?」

  妻子顿时又羞红了脸,低声的说:「咱回去吧,这么晚了,不知道孩子怎么样了?」汗!都这个时候了,还打退堂鼓,姐姐,咱不扮萌了好不?

  妻子起身向冲凉走去。我咋看咋像是6、70年代电影里的女烈士赴刑场。

  不禁笑出声来,妻回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转身进去冲凉了。不一会传出哗哗冲水声。

  小张兴奋的看着我,我知道他想干吗,我就是不说,我憋死他。小张终于忍不住了,他试探的问道:「哥,嫂子要不要给她拿衣服啊?」「不用,她又没带睡衣来。」

  小张失望的「哦!」了一声。

  此时我有想恶作剧妻子了。我走到冲凉房门口,敲了一下门,妻子紧张的问道:「谁?干吗?」


  我说是:「我,进来屙下尿。」说完我推门就进来了。

  妻子紧张的用毛巾档在胸部,看见是我才松了口气:「你就不能等会儿吗?」妻子责怪道。继续冲凉,我趁她不注意,将她换下的连内衣带裙子全都拿了出来。

  呵呵,看她怎么出来。

  小张看我拿着妻子的衣服出来,顿时啥都明白了,呲着在笑。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。小张忙过来接过衣服放好,恬着脸小声说:「哥,嫂子一个人洗,擦不到背,要不兄弟吃点亏,当回擦背师傅?」

  「你会吗?」我白了他一眼。

  「别瞧不起我,咱这擦背功夫那可是祖传的,俺爹打小就给俺娘擦背。这不,传到俺这一辈。原本指望讨媳妇儿时露一手的,这不,一直没给媳妇儿机会。今儿,给嫂子用上,那是乐于助人良好品质的小宇宙总爆发。」小张厚着脸皮认真的说,一时我还真没法判断是真是假。

  「去、去、去……别在这贫嘴,该干啥干啥去……」我摆摆手让他待一边去,这小子一听,高兴的一边脱着、哦不,应该是立马扯掉衣服,一边说道:「谢啦哥……」头也不回的冲进洗手间。

  直到妻子「啊!」的一声尖叫,我还没反应过来,我啥时同意你小子去给她擦背去啦?我那明明是让他哪凉快哪待着去,这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啊?

  我知道活动的大幕已经拉开,肾上腺素大量的分泌,此时让我感到一阵眩晕。

  我抓起相机犹豫了一下,也跟着冲了进去。

  水蓬的水冲在妻子拼命挣扎光洁娇嫩的躯体上,小张则在她背后死死的抱住她。看见我进来,妻子先是一愣,然后无助的向我求救:「快让他出去啊……」眩晕过后,我已经忘记丈夫的使命了,眼前的一幕,让我只就剩下男性原始的亢奋。我举起相机咔咔的连拍了几张。

  妻子则绝望的一边躲避着镜头,一边用另一只手往后面试图推开小张,可她的手抓住的却是小张早已勃起的阴茎。妻连忙撒开手,又不知道该怎么推开小张,于是哀求道:「别在这里好不?……」

  小张趁机提出:「嫂子,别紧张,我只是给你擦下背。你只要别动,我保证不对你怎么样!」

  「你说话算话!」妻看我一声不吭,于是将希望寄托在小张身上,慢慢停止了挣扎,双手蒙在脸上,躲避着我的镜头,任由小张的双手肆意在她身上游走。

  小张先还装模作样的用沐浴露在妻子背后涂擦着,没一会,手就抹到妻子不大却坚挺的乳房,妻试图阻止,但很快她发现根本就没有用,也就由他了。

  小张看到妻不再反对,左手依然不舍的在妻子的乳房上摩挲,右手则顺势向妻的下腹抹去,妻子拼命并紧双腿,一边轻声的叫:「不要……」一边继续试图用手阻止着小张。无奈沐浴露的润滑超出她的想象,阵地很快就被攻陷。

  阴蒂阵阵惊悚的快感,使她没一会就娇喘连绵。原本紧并的大腿慢慢松开,整个人向后瘫靠在小张的身上。小张一边亲吻着妻的脸颊,一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。

  妻子此时已经没有了开始时的那些矜持,用仅存的理智克制着呻吟,头往后靠着小张的肩膀,修长的脖颈与向前挺起的乳房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。平坦的小腹随着小张手上的动作,不时的挺动与收缩。而她的手不知道何时,已经抓在小张的阴茎,下意识的套动起来……

  终于,她的小腹猛的往上一挺,修长白皙的双腿绷的笔直,伴随着再也抑制不住的轻声呻吟,颤动了片刻,软瘫在小张的身上。我清楚,妻子的高潮来了。

  过了会她弓起身子,无力的用手撑在墙壁上,一阵娇喘。小张则爱怜的又从背后抱着妻子,坚挺的阴茎不停的摩擦妻的股沟……这凉冲的……除了这对淫男荡女,更搞得的我血脉愤张。我悄悄的带上洗手间门,半躺在床上,点上一只烟,努力的平息着情绪。可脑海里浮现的总是那双绷的笔直颤栗长腿……

  妻子裹着大浴巾没多久也走了出来,虽然找了半天衣服没找到,但湿漉漉的长发下,那不知道是热水熏出的,还是激情过后的红晕仍然挂在脸上。


  她半羞半愠的站在在床边找着她的衣服,大浴巾根本就遮挡不住,原本就很翘的屁股,在我眼前不停的晃动着。我丢掉烟头,一把把她拉到怀里,摸索着她的俩腿之间。洁净下体透露着沐浴露的余香,而微微凸起的阴蒂下面那条细缝,湿润且滑腻。

  妻用手勾住我的脖子,半闭着眼睛,寻找着我的嘴唇。我恶狠狠的吻着、不!

  是啃着、咬着妻子红润的嘴唇。妻子疼的「嗯……」的一声后,原本躲避的舌头又犹犹豫豫的吐进我的口中。然后微微颦住眉头,忍受着我粗暴的啃咬及下身狠命的揉搓。

  当我冷静下来开始温柔的亲吻她时,妻幽幽的在我耳边喃喃的说道:「老公……别心疼我……你想怎样发泄……我都愿意……只要你喜欢……」瞬时的感动涌在我的心间。我轻抚着妻子的脸庞,妻把头偎依在我的胸口,双手环住我的腰,搂的很紧、很紧……

  小张不知什么时候也进来了,只穿着底裤站在旁边。妻羞涩的忙站了起来整理着浴巾,伸手拿衣服准备去洗手间去换,小张抢先一步拿在手上,坏笑着就是不给她。妻无奈的裹着浴巾走去洗手间吹干湿漉漉的头发。

  小张不好意思的扰着头,轻声的问道:「大哥,待会你先还是……」我沉吟了下说:「还是你尽兴吧,今晚。我只做看客。就负责摄影,不做!」小张有点惊讶,不相信的看着我:「那……我能不带套套吗?」「绝对不行!」我肯定的回答。「为了你的安全,也是为了我妻子的安全。

  套套必须带!」

  看着小张失望的眼神,我心里非常明白他的感受。但其实还有更深层的想法,我没有告诉他。总有种感觉,只要他精液没有射进妻的身体里,仿佛妻子就没有真正的被他占有过。

  妻子在里面磨磨蹭蹭了半天,最后还是在我们的催促下无奈的走出了洗手间,含羞的坐到我身边,双手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,推也推不掉。小张尴尬的坐在另一张床上,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。

  我起身将妻子慢慢推到小张的身旁,小张拉了几次妻子的手腕,都没有拉掉,我用力掰开妻的手,转身回到自己的床上,调整着相机。

  镜头里的妻在小张的爱抚下,妻子紧紧的闭着双眼,纤细的手指慢慢松开了紧紧抓在胸前的浴巾,随着小张缓缓的将浴巾拿掉,肉红色的葡萄坚挺的挂在雪白的乳峰上,洁白的躯体在小张的抚慰下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性奋,不时微微颤栗着。

  小张轻轻抬起妻挂在床沿上的一条腿,除去妻的高跟鞋,裸露在我眼前的那片不算茂密的黑草丛下,那道细缝被小张的手指摩挲着,嫩红的一小片小木耳调皮的不时冒出头了偷看我一眼。白嫩而红润的玉足脚趾上涂着透明粉色趾甲油,像五朵小花,一会儿挺直的盛开,一会儿蜷缩的如绯红的笑脸。

  小张忍不住抓住这张笑脸,弓下身子嗅着闻着,一口含住其中的一朵,似乎要吞进肚子里去。

  妻一边害臊的躲避,一边轻声叫道:「别……脏……好痒啊……」一不小心,跌倒在床上……

  妻如一只赤裸待宰的羔羊躺在床上,乌黑的长发撒在雪白的枕头上。一条手臂遮挡着眼睛,一只似乎还想努力的推开小张的手,却被他死死的按在枕头上。

  肉红色的二粒葡萄,一个正被小张贪婪含在嘴里,另一个他也没放过的抓在手里捏着。二条细白修长的大腿,在小张粗壮大腿下无力的挣扎。

  等到妻放弃所有的努力后,小张爬到妻子的身上,一边继续抚摸着妻子的乳房,一边用手向妻的下身摸去,嘴巴同时试图亲吻妻,不时的用穿着底裤的下身顶下,但始终不忘压住妻的双腿,让她不能反抗……终于,小张起身扯去他的底裤,翻身下床,翻找他的包里套套。

  妻慢慢睁开眼睛,一直盯着我看,红晕散布在她的脸颊。细腻红润的嘴唇微微抖动了一下,想要说什么,最终还是没说。

  我不安又亢奋,像做错事情的孩子般,躲避着她的目光。直到小张用其中的一条大腿用力分开她紧闭的双腿,进入她的身体时,她发出轻微的一声闷嗯,眼睛里开始飘散开了的漫雾,慢慢的被眼帘盖上,只剩下长长的睫毛在轻微的颤抖,一粒晶莹泪珠清晰的滑落在枕头的长发上……


  小张努力的耕耘着,看的出他很沉迷妻子的肉体。不知道是为了显示他的勇猛还是表达他的耐力,就是射了,也不拿出来,爬着、坐着、躺着……反复的折腾着妻近一个小时。

  当然,从妻几次绷直又放松微微颤栗的脚尖与抑制不住的呻吟中,我也看的出她几次被送上云端。但小张这种近乎表演的场景让我感到既好气又好笑。

  终于,他疲惫而又满足的从妻子身上爬了下来,抓起床头柜上的水大口的喝了几口后,又坐在妻子的身边,意犹未尽的欣赏着妻的裸体。

  妻不好意思的用手臂遮挡着眼睛,双峰在急促的呼吸中上下的起伏着,身体无力的软瘫在床上,任由我们肆无忌惮的评论抚摸。

  小张扒开妻子的双腿,她略微挣扎一下,也就由我们去了。不算浓密的草丛下,原本的紧密的细缝微微张开,二片粉红色的木耳不由自主的时而闭合时而张开,暴露在床头橘红色的灯光下,更显得湿润和神秘。

  小张忍不住想用嘴去含,妻奋力的推开小张,抓起浴巾围裹上,鞋都没穿好就向洗手间跑去。

  趁妻子在洗手间,叫小张在我对面的床坐下来,递给他杯水,示意他休息会。

  「她冲好凉还早呢,」等他坐好,我酸味十足的问道:「怎么样?我老婆还满意不?」

  小张满足的笑道:「真得劲!哥,嫂子真舒服!哥,你别妒忌我,我才嫉妒你呢,你可以天天想做就做,我只能贪图她这一次,以后有没有还不一定呢。」小张试探的看我一眼,见我没有表情,叹了口气继续说到:「俺以后找老婆,一定要找个嫂子这样的……」他一边回味一边贪婪的向洗手间那边望了一眼。

  我勾了勾手指,让他把头靠近我问道:「你用的是什么办法,让我老婆那么听你话?」

  小张一开始还很紧张的的把脸慢慢伸过来,听我这么一问,他笑得嘴跟开了线的皮鞋,龇的可大了,都把我吓了一跳。

  「呵呵,哥,想知道?嗯……」他装模作样的想着,我把拳头一挥,作势要揍他,不是作势,是真想揍他。他连忙笑着说:「哥,你答应我二件事情,我就说。否则我就骗你,你也不知道是不?」

  这个恬不知耻的家伙,做了我老婆,居然还想跟我谈条件?

  「他妈的,你说不说,把老子惹急了,我打松你的肛括肌,让你从那里再生出来一遍,你信不信?!」

  看我真的有点急了,小张先是楞了下,反应过来后,扑哧一笑道:「哥,别!

  我信!你勾手让我过来,我真的以为你想揍我呢。呵呵,哎……哥……我说……我说就是啦。」

  小张抓起床头那杯水,咕嘟灌了一口,嬉皮笑脸的央求道:「哥,都很晚了,别回去了,嫂子也累啊……」我无奈的苦笑。

  小张一看我给他好脸色了,又眉飞色舞起来。他附到我耳边,轻声的说道:

  「其实也没什么,都是你散步时教我的那些。在你买烟回来时,我就知道哥很兴奋。」

  小张看了我一下脸色,接着说道:「在去看夜景的时候,我们知道你在后面不远的地方看着我们,开始时,嫂子怎么也不让我也不让我摸她。」「我就说:『嫂子,你并不了解你老公。』嫂子不信,她说都结婚这么多年了,怎么不了解他?我说你不了解男人,你说你是为老公开心而来的,我绝对相信。但你既然来了,你老公就是为了满足下他的偷窥欲望?不是的,他更多的是希望得到的是醋意,对你身体的自信,他在你身上获得的快感,不能为人所道。」「就像他珍藏多年的宝贝,只能自个儿欣赏,多没劲儿?所以他把你摆出来炫耀。他想让别的男人羡慕自己,他有一个让自己非常舒服、非常愉悦的女人能让他满足。嫂子吃惊的望着我,她怎么也不可能相信男人会这样想。我继续解释道:你做的越满足我,他醋意就越深,嫂子根本就不相信我,认为我为了得到满足,故意这样说的。」

  「我接着劝她:『其实我没必要骗你,是!你做的越让我舒服,但我的风险就越大,大哥如果醋意撞破理智,我非死他手里。』嫂子说,他不会的!我说我知道他不会,因为我看得出大哥很爱你,他很自信没有人能从他手里夺去他的宝贝,也就是你!」小张恭维的说着。


  我很惊讶这个20多出头的小子。真有点小看了他,我甚至怀疑他应该不是工学院出来的,这家伙肯定研修过心理学。

  小张得意的继续说道:「我说了那么多,嫂子还是半信半疑。我就说,这样吧,我现在只摸你。还像在房间脱你底裤那样模你,但你别反抗了,表现出女人应有的反应。哪怕你是装的!我保证,如果大哥下山时,他要是不摸你看你出水没,我今晚保证不做你!嫂子虽然没有出声,但我感觉到她已经信我几分了。」小张得意的笑到。

  「靠!真有你的。他妈的严打时,咋就没被当流氓给抓到号房喝水死呢?!」我愤愤的骂了他一句。

  「呵呵!严打时,俺还小,在幼儿园偷看女同学撒尿呢!够不上流氓罪!要是我不这样说,哥你也不可能刚才想违背诺言啊?呵呵……」小张得意洋洋的样子真欠揍!

  「去你妹的!你还不是想舒舒服服的享受着她!别以为我没看出来。没五分钟你就射了,还赖在里面不出来,休息一阵又继续干!非要纸船里装个马达——冒充电动玩具啊,你当你耐力好啊?」我调侃着他。

  小张讪讪的笑着:「哥!咱不带这样夸人的!不管怎么说,小弟今天也的确辛苦,咱没啥功劳,这苦劳也有点吧?」

  我点点头,小张一看腆着个脸继续要求:「哥,今晚就让小弟尽兴吧?啊?

  ……」

【完】
评论加载中..